網站建設:   

分享到:

©2018    貴州Allwincity酒業(集團)有限公司    版權所有        

友情鏈接:                                   華南運營總部

掃一掃訪問Allwincity商城

聯係我們

24小時服務熱線

400-999-9822

>
>
>
從白酒2018中報看到了什麽?

新聞中心

從白酒2018中報看到了什麽?

分類:
通知公告
作者:
來源:
2018/10/10 16:24
瀏覽量

 又是一年酒業中報季。

 

2018年上半年,隨著大多數白酒上市公司交出靚麗的成績單,白酒行業的複蘇發展信心再次得到驗證和強化。尤為值得一提的是,五糧液集團和茅台集團“心心念念”、尚未突破的千億目標,在今年上半年被白酒上市公司營收總和率先衝破。

 

盡管大多數白酒上市公司業績都增長可觀,但領軍者仍讓後來者追之不及。

 

上半年,茅五洋3家巨頭穩居行業前三,史無前例地達到300億+、200億+和100億+。2018年底,3家巨頭極有可能迎來600億、400億和200億時代。對希望衝刺前三的企業而言,200億的門檻真得很高。

 

除了行業分化、強者恒強的趨勢,白酒上市公司2018年中報還告訴了我們什麽?

 

陣容已大體不變

 

如果你拿一份2016、2017、2018年的季報、半年報和年報來對比看一下,就會驚人地發現,白酒企業的營收陣營已大體不變。茅五洋瀘的領先地位繼續領先,金種子酒(600199)、皇台酒業(000995)等在白酒上市公司的下遊持續低靡。

 

關注點都在它們身上。它們是順鑫農業(牛欄山)(000860)、古井貢酒(000596)、山西汾酒(600809)、迎駕貢酒(603198)、老白幹酒(600559)、水井坊(600779)、舍得酒業(600702)、伊力特(600197)、金徽酒(603919)、酒鬼酒(00799)、青青稞酒(02646)等區域和省級龍頭。不過,即便是它們,一旦鬆懈,也會出現新的座次變更。

 

從半年報可以看到,這些座次已在發生小變化。比較2017年報的營收座次,古井貢稍稍落後於順鑫農業、山西汾酒,並且由第5位掉至第7位。今世緣(603369)超過口子窖(603589)、迎駕貢,由第10位升至第8位。金種子由第17位降至19位。倘若金種子酒未來沒有明顯的逆轉能力,接下來會出現嚴重下滑。

 

從營收增速看,白酒上市公司總體保持正增長。除了金種子下滑超10%外,其它18家酒企均保持正向增長。對比看來,白酒上市總營收較去年出現了近3成的增長。

 

資深白酒分析師“庖丁解酒”告訴《華夏酒報》記者說,無論是增長的總數還是總增長的幅度,都證明白酒行業上半年仍保持著正增長的發展態勢且強勁。

 

在他看來,白酒行業的增速也在分化。從數據可以發現,在價格帶、陣營上呈現出增速的分化。 陣營上,是以全國龍頭(茅五)、區域龍頭(古井、汾酒)為代表,繼續保持30%以上增速。價格帶上,主打次高端的酒企明顯增速較快(基數低)。

 

有個個例吸引了很大的社會關注度。上半年,順鑫農業(牛欄山)同比增長62.29%,以耀眼的增幅在整個白酒榜單中發光。作為中國低端白酒市場的典型代表,牛欄山因此成為部分媒體眼中“消費降級”的一大佐證。

 

白酒行業走向了“分水嶺”

 

2018年上半年,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實現產量達到493萬千升,營收規模為2865億元,淨利潤則達到了631億元,分別比上年同期增長了5.8%、15.82%、37.11%。

 

從上市酒企看,19家上市白酒公司(剔除順鑫、維維)2018上半年收入1053億元、17家扣非利潤344億元,分別比上年增長了34.09%、39.69%。

 

對此,庖丁解酒向《華夏酒報》記者分析,這說明白酒行業總體呈現出兩個重要特征:白酒行業的淨利潤增速,明顯快於行業的營業收入、產能增速。這表明整個行業的產品結構在優化,產品向中高端集中、經營向要利潤轉變。

 

其次,19家上市白酒企業,營收、淨利兩個增速明顯快於整個行業的平均水平。這表明以上市公司為代表的酒企對白酒行業的貢獻更大,表明白酒行業集中度在提升,向龍頭企業集中。

 

“陣營之間在固化。尤其是前兩大陣營,即從第二陣營向第一陣營、第三陣營向第二陣營取得座次突破的酒企,暫未出現。”他對《華夏酒報》記者表示,同時,陣營門檻在變高。第一陣營的門檻,由年營收超100億正向年超200億提升;第二陣營的門檻由年營收60億正向100億提升。

 

這一切或許說明,白酒行業的深度調整在走向一個新階段:分水嶺逐漸到來,由此行業再向新一輪的格局重排和固化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高端營收占比和利潤表現水平,或是新一輪競爭格局發展到最後的強大武器。相比以前隻看營收這個盤子,未來,高端產品帶來的利潤競賽,或許更具有決定競爭的意義。

 

關注二三線白酒企業變化

 

庖丁解酒認為,盡管近四年來,很少有能跨越上層陣營、突飛猛進的酒企,尤其在前兩大陣營。不過,結合2018半年報及線下酒業市場,酒業還是有一些新的變化。

 

首先是順鑫現象。在他看來,順鑫農業旗下的牛欄山,超越倍受資本市場關注與追捧的古井貢、山西汾酒,以57.74億元排第二陣營頭名,更可怕的是,或手握有近28億的預收款項。

 

因此,他提醒業界:“不可小覷牛欄山的崛起,其代表的絕不是消費降級,恰恰相反,我們認為是消費升級的佐證。是低端酒快速完成產能集中度提升、品牌全國化的過程,低線市場、低端消費,也講品牌、講品質、講性價比。”

 

這一背後,我們更可以引申關注小酒現象。郎酒、江小白在快速崛起,郎酒在搶占“全國最熱銷的小酒”的心智定位。江小白主打的也是100ml小瓶。在其他走小酒形態、青春路線的小酒都沒什麽起色下,江小白已成該領域的絕對王者。

 

不過,行業的掉隊現象也非常明顯。綜合年度及半年度,我們發現企業掉隊現象多了,金種子陷入了泥潭,酒鬼酒剛剛緩了口氣、青青稞酒多元化受阻、維維股份酒業板塊在萎縮(虧損之中)、舍得高端化或暫成效不明。這或許說明二三線白酒企業的發展正麵臨內外的多重考驗。